《哪吒之魔童降世》影评:拥抱另一面的自己

最近《哪吒》成了一种文化现象,我可能是存在习惯性的特立独行,也可能确实不太喜欢动画片,所以没有那么崇拜这个中国影史第二票房的奇迹,但我也依然认为这部电影完成度不错,只是对是否值得影迷那么热切地交口称赞持一定的保留态度。

哪吒之魔童降世

“去他的鸟命,我命由我不由天”,这两句打动亿万观众的呐喊,可能对我不算新鲜,所以并不能对我产生振聋发聩的效果,但我相信,它却让很多当下的年轻人热血沸腾甚至热泪潸然了。与其思考为什么本片能获得这么爆棚的口碑,不如思考背后观众们被唤醒的,或产生强烈共鸣的那个“要成为自己命运主宰”的终极渴望,为什么会像熊熊燃烧的风火轮,气焰冲天?票房有多高,不能成为自己的桎梏就有多坚固,就像永远挣脱不开的无形的混天绫乾坤圈。那一声嘶吼,是为广大的国人,尤其是年轻人对着所有压抑他们天性、否定他们人生的世界,所发出的最猛烈的咆哮,他们要凭此震碎所有禁锢他们本真的束缚!票房的高歌猛进,折射的反是国人的不自由感竟已如此触目惊心。

混元珠分化成了灵珠和魔丸,但他们本就是一体的,正是因为失去了彼此,才变得很极端。而看上去被提纯了的灵珠和魔丸,在生命的底层,依然带着共生时的信息和能力,在生命的极端状态下,那些被封印了的蛰伏多年的能量,会再次汹涌奔腾,势如破竹。敖丙灵珠上身,长成了喜闻乐见的优秀学生,从内到外的帅气;哪吒则魔丸附体,长成了人见人厌的熊孩子,由表及里的丑陋。但后来我们发现,原来好孩子也有做坏事的可能,坏孩子也有成为救星的潜质,灵珠也蕴含魔性,魔丸仍不灭善念。本不属于自身、只属于对方的特质,在某个场景下,突然爆发出来,彼此成了对方的镜像。其实,这世上,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只是你我原本不知道。

幸运的是,此生我终会遇见你,你是我久已失落的另一半,只有我们重新拥抱彼此,我们才是完整的。彼此融合的瞬间,天地动鬼神惊,仿佛回到混沌初开的原点,那是我们的缘起,那才是我们存在于天地间的真正的样子。天地没有善恶,或者也可以说天地亦善亦恶。其善也,无言孕化万物而不求回报,其恶也,以万物为刍狗,忍看苍生涂炭,但那就是天地原本的样子,如我们一般,既无善恶,也是善恶的全部。当我们理解并接纳自己身上的恶,我们才能穿越这一念恶,而激发出其背后一念善的能量,就像哪吒只有不再抗拒自己的魔丸身份,才能更好的控制住魔性,发挥出神力,完成从魔童到英雄的完美变身。

申公豹之所以不能位列仙班,我更愿意理解为,并不是仙界的层级观念让他名落孙山,正是他内心自卑的投射,对封神规则的解读让元始天尊看到了他的局限。他所有的努力不是为了自我成长,而是为了证明“我不是不如你们”,这个发愿就偏离了修仙的初心。所以,并不是他的出身让他不能站上那个他翘首以盼的位阶,其实仙界给了他自我修炼的平等机会,是他的心在千百年的发奋攀援中,依然固执地不愿相信公正的存在,所以他如愿以偿地获得了自我验证,便是脱胎换骨,依然活成了一副面目可憎的模样。不接纳他妖的身份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也因此他总也找不到内心另一半的光明,就算拥有灵珠,他也不能成就仙体。

我们是敖丙也是哪吒,每个人都有阴阳两面,那才是真实的我们,越接纳我们自然而然的样子,越不必担心我是否有机会成为自己。自己的命运自己演绎,无需活给其他人看,勇敢地做出自己的选择,并为此负责,我们就是自己命运的主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票代购|电影票代买|电影票预订 » 《哪吒之魔童降世》影评:拥抱另一面的自己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