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生虫》影评:金钱道德瓦解之后

《寄生虫》这是近年来,很少见的一部关注和思考贫富差距的电影。在片中,穷人的象征,是地下室,阴冷的光线,封闭的结构,气味……富人的象征,是豪宅与豪车,明亮而开阔的视野,阳光,气味……

szdyp_2

令穷人爸爸隐藏不了身份的是气味,在富人豪宅里,无论他如何装扮出见过大世面的样子,气味,还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同样暴露的还有,他的儿子、女儿和妻子。

在富人爸爸看来,穷人意味着工具,意味着用金钱可以购买他们的一切,他们的力气、笑脸、劳动和智慧。不仅仅是有形的一切,还包括无形的任劳任怨和逆来顺受。

金钱支配了一切,也扭曲了一切,它形成了秩序,也固化了所有人在这个世界的角色和地位。

于是,金钱道德形成了。

富人理所当然地享受着穷人的服务,并且心中充满阳光和童话色彩,而穷人理所当然地寄生在富人身边,为其提供服务,幻想着某一天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片中,在一所开阔和明亮的豪宅的下面,是一处谁也不知道的地下空间。这个当年为了在战争中幸存而建的地下空间,在漫长的时光中,逐渐变成了一处穷人寄生的地方。食物充足的豪宅的厨房,是这个地下空间的入口。这个地下空间有书桌、便桶和床,可以满足人类最基本的生活。

被遗忘的地下空间里,先后住了两拨人。一拨是为了躲债的夫妻,一拨是杀人后逃避处罚的男子。男子用莫尔斯密码向外发送自己安好的信息,被窥视豪宅的儿子所接收。

儿子回到家中,写了一封永远也寄不到父亲手中的信,在对未来的憧憬中,他唯一能够再次见到父亲的机会,便是在这个阶层固化,贫富悬殊的社会中,创造逆袭的奇迹,在某一天,成为这所豪宅的主人。

“到时候,爸爸您只需要走出来就行。”

儿子在这封信中写道。

穷人的逆袭,像一个自我安慰的幻想,像一则说给孩子听的童话。可活在地下的穷人,除了相信,又有什么办法呢?

金钱道德如此深入人心,无论是第一拨躲债的地下夫妻,还是第二拨寄生在朴家豪宅的一家人,谈到豪宅的主人,都用了满是尊敬和感谢的词语。

是朴家的豪宅养活了他们,不仅有食物,还有稳定的工作和不菲的收入,甚至,他们看到了和豪宅主人联姻的希望。

而让这些“寄人篱下”的穷人突然产生暴力行为的原因是什么?为何他们要打破这形成已久的“秩序”?

如果说,第一拨杀人者,也就是躲债人的杀人对象是与之争夺“寄生权”的第二拨一家人的话,是穷人间对“资源”的争夺。而第二拨杀人者,也就是穷人爸爸对富人爸爸朴社长的行凶,则完全是“忘恩负义”,是对金钱道德的背叛。

朴社长养活了穷人爸爸一家人,但他对于穷人气味那难以忍受的憎恶表情,还是触动了穷人爸爸的杀机。

“我的心中,没有计划,遇事则变,这才是完美的计划。”东奔西走,为了生存蝇营狗苟的穷人爸爸,在漫长而困顿生活中,早已有了穷人的“智慧”和“经验”。他表面上好像已经参破了一切。

但,由宋康昊饰演的穷人爸爸,在朴社长皱起眉头的瞬间,蓦然产生了杀意,他终于展现出与精神上早已死亡的第一拨躲债的穷人的本质区别。

那就是自尊,是自己依然“活着”的证据。当朴社长为代表的富人认为通过金钱的力量可以驾驭穷人时,认为金钱可以将这个世界上的一部分人改造成放弃感情和生命的尊严,仅仅成为供人使唤的“非人”时,穷人爸爸做出了否定。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干了什么,毋宁说,残存的自尊和精神上尚未死亡的东西,令他瞬间成为了行凶者。

穷人们自相残杀,争夺在富人身边的寄生权,这是金钱道德的应有之义。而他们杀死自己的宿主,去表明自己并非寄生虫,并非精神上已经死亡的行尸走肉,则带有一种革命的意义。这个世界还有善恶,还有着没有灭绝的抗争的精神!

富人用金钱建立起来的道德,在这种抗争面前,土崩瓦解。

但,这种抗争后,除了失去宿主的穷人继续原本凄苦的生活外,什么也没有改变。在渺茫的未来中,偶尔有明媚的阳光射进地下室中,儿子读着父亲从阴冷的地下空间中发来的信,除了写下那可怜而虚幻的憧憬,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起点。除了消失的父亲和妹妹,什么也没有改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影票代购|电影票代买|电影票预订 » 《寄生虫》影评:金钱道德瓦解之后

赞 (0)